汕尾日报社官方网站
您现在所在的位置 : 首页 > 文化 > 品清湖
记住幸福
  • 2021-10-09 10:27
  • 来源: 汕尾日报
  • 【字体:    

●王映婵

已经深夜十一点,振宇还没有回家,她心里有些烦,振宇已经连续一个多月晚归了。他以前不这样的,她也从没像今天这般无所适从,不知做什么好。

电视柜上的一盆水养绿萝叶子蔫蔫的,好几片已经干枯垂下来,焦黑颓败的样子仿佛在控诉主人的不用心。仔细一看,玻璃瓶里的水已经差不多见底了,根系发黑,勉强维持孱弱的生命。她想她大概有两个多月没有给这盆绿萝加水了,她以前不这样的,那时候,她和振宇两地分居,可是她从没忘记给绿萝加水,周末还常常抱出去晒太阳。绿萝青脆欲滴,生机盎然,就像她和振宇的感情。分居两地的时候,她和振宇几乎每晚都会在微信上聊天,情深缱绻,恨不得肋生两翼即刻飞到一起。好不容易结束了异地,没想到反而处处龃龉,不是吵架就是冷战。

上个月的一个周末,她从美容院回来,振宇就给她脸色看,说是居家过日子的女人不该总是去美容院,这么招摇干吗?勤俭持家才是一个女人该有的美德。

她不置一语,忍着一口气把饭做好了。振宇看着一桌子下酒菜,拿出了一瓶酒,正想美滋滋地喝上一口。她伸手夺过酒杯,又用另一只手拿走酒瓶,说:“居家过日子的男人怎么可以没事也喝酒?”

振宇说:“这酒不是你买给我喝的吗?”

她说:“此一时,彼一时,那时候‘晚来天欲雪’,现在是明晃晃的大夏天,这能比吗?”说完,她心里继续嘀咕:“那时候,怎么不见你说我招摇,还说女人会保养就是好,看起来比别的女人年轻十岁都不止。”这样一嘀咕,心里累积已久的委屈便涌上心头,眼圈即刻红了。

看着振宇闷声吃饭,心里又觉好笑。其实她也不是完全不同意他喝酒,那时候天各一方,知道他好那一小口,她便迎合他的喜好,常常带上一瓶酒去他的城市和他小饮。所谓“小饮怡情”,记不清多少次她和他浅斟低唱,相拥而眠了。

“被酒莫惊春睡重,赌书消得泼茶香,当时只道是寻常。” 浓情蜜意抵不过日常点滴的剥蚀,爱情在他们结束异地开始便一点点地被消耗以至不寻常了。以前因为爱,网上搜罗了很多关于酒与爱情的诗歌,没想到现在倒可以信手拈来,抚慰一颗破落的心了。

这样胡思乱想一番,心反而逐渐柔软起来。她看着手里小半瓶的邹记福酒,嘴角微微往上牵拉,眼睛里又有丝丝的泪光。她以前并不喜欢白酒,她喝的是红酒,但他喜欢,说是酱香型的白酒喝起来才有感觉,酽酽的,浓烈,就像他对她的感情。都说女人用耳朵感受爱情,那时候他肯说,她也爱听,彼此甘之如饴。第二次去他的城市,她便把红酒换了这酱香型的邹记福酒,看着他陶醉的样子,她心底甜丝丝的,也跟着醺然欲醉。

可是自从在一起后,一切美好都不复存在了,只剩得这一地鸡毛。他好像缺心少肺了,甜言蜜语换成了冷言冷语。她越想越气,把小半瓶酒随手扔进了垃圾桶。振宇把筷子一拍,甩门而去。

此后,他们开始冷战。

她给绿萝加了水,装满水的玻璃瓶透出莹白的光,绿萝似乎绿了一些。她知道振宇并不是个坏男人,除了有些大男人主义,外加不舍得花钱,倒无其他不良爱好,工资也是全数上交。而他之所以不满她常去美容院,就是源于他的节俭,可他对自己何尝不这样,从不舍得喝好酒,邹记福酒也是她给他买的。她想她们的婚姻不至走到末路,只是他和她都不大懂得居家过日子,不懂得相处之道才有了现如今的一地鸡毛。

冷战已经一个多月了,振宇几乎每晚都到凌晨才回来,她每每装睡以示不在乎,可是今晚她忽然就心烦意乱起来,感觉要出什么事,她想今晚或者明天振宇一定会有所行动。在他拿那个协议书出来之前,她也要有所行动,她已经准备好了,要先发制人,不能落在他的后面。

夜静得出奇,钥匙插入锁孔的声音一清二楚。她屏住呼吸,等待振宇开门,穿过客厅,然后经过她身边,那末她将叫住他……

振宇进来了,却不从她眼前经过,他在她背后拍了拍她。她转过头,他已经把一个信封举到了她的面前。她的眼泪在眼眶里堆积,执拗地没有流下来。她想她到底慢了一步,比这该死的离婚协议书慢了一步。

她没有去接,而是提出她准备好的东西——一瓶邹记福酒。她说过,当她送他邹记福酒时,就是要他记住他们的幸福,他们的爱情。

她取出信封里面的东西,准备签字,没想到却是一张美容卡。她愣了一下,接着笑了,噙着的眼泪刷地掉了下来。

振宇拧开瓶盖,凑近鼻端深闻一口,醺醺然作陶醉状:“真香啊!闻闻就已经醉了。”

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

主办单位:汕尾日报社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   
汕尾日报网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:44120180051
违法和不良信息、涉未成年人有害信息举报电话:0660-3387883   邮箱:swrbxmtb@163.com
粤ICP备13051037号  粤公网安备 44150202000069号   网站地图  技术支持:开普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