汕尾日报社官方网站
您现在所在的位置 : 首页 > 文化 > 文学专题
风流总被风吹雨打去—— 寻访钟岱、钟尔梅父子举人遗踪
  • 2021-08-22 09:35
  • 来源: 汕尾日报
  • 【字体:    

□汕尾日报记者 沈绿洋


钟氏父子举人故居一角的旗杆硖

沈绿洋 摄

在科举时代,海陆丰出过父子举人,如洪首辟、洪晨绂、洪晨孚(解元,后成进士);兄弟举人,如龚锡允、龚昌允。海丰大湖镇高螺村也出过父子举人钟岱、钟尔梅。近日,记者来到高螺村,寻访钟氏父子举人遗踪。

由钟氏后人带路,记者来到高螺村内,在一片民居中,矗立着一座有些年头的两层楼房。钟氏后人介绍,此楼房重建于上世纪八十年代,原址即钟氏父子举人故居。钟氏后人说,据先辈口口相传,后举人钟尔梅在外为官,每年都给家里寄回不少金银,并嘱咐其子兴建大宅。谁料晚年致仕还乡时,钟尔梅却发现儿子不成材,把自己寄回的金银都赌博输掉了。因此钟氏父子虽两代举人,却未曾建下一座大府。钟氏后人指着院角两根柱子说:“这是举人公的旗杆硖,都没地方竖起来。”

钟岱和状元吴鸿

钟岱,字卷石,清乾隆十五年(1750年)庚午科高中广东乡试第八名举人。次年,钟岱上京参加会试,途经浙江仁和县,顺路拜访原籍海丰的状元吴鸿的祖父。当时吴鸿也刚刚考中举人,于是两人结伴参加会试,是科,吴鸿高中状元,钟岱名落孙山。

本地文史专家吴福钦编著的《海陆丰科举功名录》中,辑有民国时代文士钟梦卿《海丰逸史遗稿》,其中有关于钟岱参加会试的故事。原文为文言文,译为白话文大意是这样的:钟岱、钟尔梅父子都是乾隆年间海丰有名的举人。有一年,钟岱上京参加会试,途经江南省(当时的江南省包括今天的江苏、上海、安徽和江西、浙江、湖北部分地区),想起吴鸿的先人由海丰迁居江南省,油然生起同乡之思,于是上门拜访,受到吴鸿祖父的热情款待。当时吴鸿只有20岁,也已经考中举人,亦准备上京应试。吴鸿的祖父就让他们一同晋京,并嘱托钟岱照应吴鸿。钟岱答应了吴鸿祖父的嘱托,一路上对吴鸿的行为举止多所劝诫。当时,吴鸿嗜酒,醉酒后喜怒无常,钟岱诵读《论语》中“非礼勿视”等四句以启悟吴鸿,吴鸿置若罔闻,还跑到青楼去泡妞。钟岱于是以朋友的身份直言相劝,一个人如果不注意细行,最后难免累及大德。吴鸿依旧不听。一路上舟车劳顿,但钟岱为求取功名,即使午夜都诵读不辍。吴鸿讨厌钟岱书声扰梦,常对他说:“这个时候才读书,慢了。”进了考场之后,吴鸿还宿酒未醒,对钟岱说:“我姑且假寐片刻,您的文章如果写好了就喊醒我。”钟岱心想这个纨绔子弟,完了。钟岱写好文章,叫醒吴鸿,吴鸿叹息说:“今科状元已属于他人了。”他闲闲地看了钟岱的文章说:“经略部分加以修改,尚有中进士的希望,可惜来不及改了。”钟岱不以为然,看吴鸿如何利用仅剩的一点时间答卷。只见吴鸿不假思索,下笔千言、倚马立就,不觉大惊。放榜后,钟岱果然名落孙山,吴鸿则高中散名贡士(贡士乃举人会试上榜者,经殿试后即成进士。)原来吴鸿的文名已传遍江南省,只是钟岱不知道而已。

此记载颇类小说家语。历代对科场都抓得很严,一般举子上京应试要自备文房四宝和炊食工具等,在一个独立的号子里呆上九天,自煮自食,自答试卷,放号交卷出场后才允话交流。不可能出现两名举子在场内随意交流的情形。更不可能出现文中钟岱与吴鸿那样的对话。

另据百度,对吴鸿的记载如下:吴鸿(1725~1763年),字颉云,号云岩。浙江仁和(今浙江杭州)人。清乾隆十六年(1751年)辛未科状元。

乾隆十二年,吴鸿参加浙江乡试,夺得解元。吴鸿进京赴考,殿试后,读卷大臣将与吴鸿同科的刘墉(即清剧中经常出现的刘罗锅)作为呈送卷第一名。乾隆帝阅后认为刘墉无超人才华,也可能怀疑读卷大臣巴结正在当朝大红大紫的刘墉的父亲刘统勋,于是将刘墉贬为二甲二名,将原拟第五名,也就是二甲二名的吴鸿拔为第一甲第一名,说道:“今取一朝状元,必得有众人向往之才气。平庸(墉)之人怎能夺冠?”

吴鸿蟾宫折桂后,即授职翰林院修撰,掌修国史。乾隆十七年,吴鸿出任广西乡试主考官。次年任顺天乡试同考官。乾隆二十年,吴鸿出任湖南乡试主考官。不久授侍读学士。乾隆二十二年,以翰林侍读,出任广东学政。二十三年,吴鸿出任湖南学政。乾隆二十七年,与钱大昕、王杰一起出任湖南乡试典试。应试者出场,下人将试卷呈送吴鸿,吴鸿阅卷后对丁甡、丁正心、张德安、石鸿翥、陈圣清等五人的文章最为赏识,评说均应中式。当时吴鸿还说了一句过头话:“此五卷失一,吾以后不复论文矣!”结果,五人皆名列前茅。丁甡果然第一。时人无不赞叹吴鸿有知人之明。皆称其为“识士”。乾隆二十八年,吴鸿学政任差告竣,回京,误食河豚中毒身亡。卒时官任侍读,年仅38。朝野惜之。人们莫不感叹,吴鸿尚未得到重用,遽尔英年早逝,实在可惜。

据说吴鸿任学政时,在赴潮嘉(即潮州和嘉应州)典试途中,严谕禁妓入谒。偏遇名妓濮小姑,想见一见吴鸿。濮小姑就设下计谋,驾舟跟着吴鸿的船。途中恰逢雨夜,濮小姑让使篙的在吴鸿寝休的地方捅几个窟窿,吴鸿衣服全淋湿了,连忙呼叫,却无人应。濮小姑适时出现,将吴鸿接上了她的卧榻。等吴鸿试罢返回时,吴鸿又去找濮小姑。赠诗:“轻衫薄鬓雅相宜,檀板低敲唱竹枝。好似曲江春宴后,月明初见郑都知。折柳河干共黯然,分襟恰值暮秋天。碧山一自送人去,十日篷窗便百年。”濮小姑捧诗而拜,要随吴鸿走,吴鸿殷勤相劝而止。从此,人称濮小姑为撰夫人。后来,濮小姑不再见客,自以私囊千金筑舍,焚香礼佛。直到听说吴鸿去世,濮小姑设奠哭祭,绝食而亡。也算封建时代一段才子佳人的佳话吧。

从教谕到教授的钟尔梅

关于钟尔梅的记载就要简略得多:乾隆二十五年(1760年),钟尔梅高中广东乡试五十四名举人。后赴会试,不中。乾隆三十一年至三十七年,任广东肇庆府新兴县儒学教谕;乾隆四十四年至嘉庆五年,任广东高州府茂名县儒学教谕;嘉庆五年至嘉庆九年,升任广东雷州府儒学教授,官秩正七品。


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

主办单位:汕尾日报社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   
汕尾日报网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:44120180051
违法和不良信息、涉未成年人有害信息举报电话:0660-3387883   邮箱:swrbxmtb@163.com
粤ICP备13051037号  粤公网安备 44150202000069号   网站地图  技术支持:开普云